三七二十一👻我说人话了

你在梦里见过我吗?

【安雷/R18】所谓引狼入狮

• 本篇又名:雷狮的花样作死
• 剧情基本是上次屯的戏的内容,不过改了还挺多的
• 现代paro,内含下药(这个是假的)+捆绑+蒙眼+猫耳
• 剧情和逻辑是不存在了
• 尝试着修改了文风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
• ooc属于我安雷属于你们
• 因为一不小心写太长了,底部链接分为带剧情和直接拉灯,看情况自取√评论也有扔链接
• 出演人物:(情商永远为负的)安迷修,(一直在作死的)雷狮,(只出现了一句话的)卡米尔
• 摄像机:安哥的呆毛&雷狮的头巾
• 友情提示1:上面两点都是假的
• 友情提示2:个人因为语言贫乏所以比较喜欢打嘴炮?车技不是很佳
• 最后,祝食用愉快!
头一次写那么长,我觉得我把一年份的肝力都用完了XD求求你们给我点小红心和评论吧我会非常开心的【暴风哭泣】

——
此时是晚上的十一点,结完帐的雷狮推开酒吧的门。

冷风顺着打开的门缝灌进衣服里,雷狮皱了下眉,拉上了外套的拉链。

“哟,安迷修!”看到街对面那个熟悉的身影,雷狮抬手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到安迷修身旁,“那么晚了,骑士大人怎么还在这边晃悠?”

“没……没什么……”注意到雷狮是从酒吧里跑过来的,安迷修一愣,把手上拿着的东西往身后藏了藏,脸上扬起一个尴尬的笑容,“顺路的话,要一起走吗?”

“不要扯开话题啦!”撇撇嘴,雷狮伸手去抢安迷修手上的罐子,“藏什么呢?不让我看!”

“啊……没什么的。”

躲了一会,手上的东西最终还是被抢了过去。

凉的?

雷狮有些疑惑,抬起手就着路灯观察着手上滴着水珠的易拉罐。

“什么嘛——”看清了是什么的雷狮白了安迷修一眼,仿佛在抱怨他的小题大做,“只是一罐啤酒而已,至于这么藏着掖着吗?”

说完,还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我不会因为你偷偷喝酒而嘲笑你的啦,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没有……这个……是给你带的。”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

凯莉小姐说,可以增进友谊的。

“是这样吗!”雷狮看了眼安迷修,再看了眼手上的啤酒,“谢谢啦!所以说你害羞个什么啊……”

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拉环,对着嘴就喝了起来。

“我看你是从酒吧里出来的,还以为你不需要。”

侧头瞟了眼仰着头喝着啤酒的雷狮,安迷修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雷狮上下动着的喉结上。

安迷修盯了许久才像意识到什么似的转开头,脸颊却是突然间通红。

“怎么可能?这么一小罐酒可灌不醉我。”随手将喝完的易拉罐往旁边的垃圾桶一扔,雷狮偏头,有些好奇地问,“话说你今天怎么想到来找我了?难道说……想我了?”

嫌弃地撇了一眼雷狮玩味的笑容,安迷修:“……”

“切,真无趣啊。”嘟囔一声,雷狮别开视线,去数路边的树。

夜风夹杂着凉意吹过街道,只穿了一件衬衫的安迷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有点热啊!”雷狮好像完全不冷的样子,这么嚷嚷了一声,解开了衣服递给安迷修,“穿吗?”

“啊,谢谢。”毫不客气地接过雷狮的外套穿上,安迷修只以为他是在关心着自己。

穿上了外套之后果然暖和了不少,安迷修一边想着之后在夜晚出门得戴上一件外套的事,一边疑惑于恶党今天难得的温柔 。

两人沿着街道走了好一会,雷狮走路的速度是越来越慢,好几次安迷修都要停下来等他跟上。

“恶党,你没事吧?喝多了腿软了吗?”安迷修话还没说完,雷狮的身子就往下一沉。

安迷修赶紧接住了雷狮。

“我酒量可好着呢……话说安迷修,你刚给我喝的那罐啤酒里面,没有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从凯莉小姐那里拿来之后,我就没动过吧。

“那为什么,我现在不仅腿软,身子还热得有些过分。”雷狮提不起力气,连语气都软了不少。

“不知道。”安迷修摇了摇头,急忙解释,“东西是凯莉小姐给我的,说什么可以增进友谊之类的……我想着和恶党你一直打也没意思,就带来给你了。”边说着,手从雷狮的腋下穿过,换了个舒服地姿势抱着某人。

“凯莉给你你也感给我喝?!”

想起上次格瑞喝了凯莉给的牛奶之后脸色难看了整整有一个星期的事情,雷狮神色一变,越发相信那啤酒里被加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

正想打开手机向卡米尔询问,身体却突然一个腾空。

“喂!混蛋骑士你干嘛呢!”雷狮吓得环住了安迷修的脖子,才发现自己现在是被人用公主抱的姿势给圈在怀里。

“腿软了你又走不动,再呆在这里会吹感冒的。”

“那你也不要公主抱啊!混蛋骑士你想公主想疯了吧!”

两人本身身形就不差多少,雷狮甚至还比安迷修高出一点,这公主抱的姿势在雷狮想来,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诡异到只要让熟人看到,自己雷狮海盗团团长的形象就可以瞬间毁掉的地步。

蹬着脚不满地抗议着,但身体的无力,让他这个动作看起来更像是撒娇。

“是是是,你是我的公主行了吧。”安迷修随口回了一句,向下瞟了一眼雷狮。

『真可爱』

难得见着了一次这样弱势的雷狮,和平时的嚣张完全不同的样子,让安迷修突然联想到了傲娇的猫。

『越看越像啊。』

安迷修甚至都幻想起了在雷狮的头巾上加两个猫耳会是什么样子的效果了。

“喂混蛋骑士,你现在的表情很恶心你知道吗?”对于安迷修盯着自己的脸突然露出笑容的样子,雷狮表示极度的不满。

“啊,抱歉。”连忙抬起头看空无一人的街道,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了自己有些失态。

安迷修啊!快想想你的骑士道,作为最后的骑士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呢!骑士道啊骑士道!

“话说安迷修,这貌似不是去我家的路吧。”应该上一个路口左转才是。

“恩。”安迷修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恩什么恩啊!”盯着安迷修的脸看了许久,雷狮露出了一个“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骑士”的表情,“你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

“瞎想什么呢?这是去我家的路。”

“去你家干嘛?你想趁人之危吗?”雷狮一脸紧张。

“别乱想,”安迷修叹了口气,“让你这样一个人回家我可不放心,而且你家里还有卡米尔他们,会麻烦到你弟弟的,再说了……”

“这件事也是因我而起的嘛。”

“你还知道啊!”一把扯住安迷修外套上的绳子想要泄愤,雷狮打了好几个结才意识到这貌似是自己的衣服,拎着那截绳子尴尬地不知道是放下还好还是继续扯。

“可爱。”安迷修轻笑一声。

“什么?!”雷狮直接炸毛了,这下也管不上衣服是不是自己的了,扯着两截绳子使劲往外拉。

“啊疼疼疼,雷狮你轻点。”

“切……”雷狮低下头,脸上却突然爬上一抹红晕。

“混蛋骑士,这药,我貌似知道是什么了……”

“是什么……哦!到了。”走到了熟悉的屋子前,安迷修有些艰难地找出钥匙打开了门,抱着雷狮,连客厅的灯都没开就上了楼。

“哇呜!”雷狮整个人摔在了柔软的床上,。

“啪嗒”一声,屋子里的灯被打开了。

“你刚想说什么来着?”安迷修脱下外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雷狮。

“貌似是……春药吧。”雷狮躺在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索了一下道,语气中透露出生无可恋的味道。

“诶?!!安迷修吃了一惊。

“话说你怎么知道的?”随口一问。

“那个啊……我看过说明书,对症状比较了解而已……毕竟上次在你那瓶水里……”

“在我的那瓶水里怎么了?”捕捉到了什么神奇词汇的安迷修一挑眉,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啊……没什么……”发现自己说漏嘴了,雷狮赶紧糊弄过去,“安迷修你开个空调,我要热死了……”

“好。”应了一声,安迷修找来遥控器,“滴”的一下开了空调,转而走到蹲墙角的小冰柜那边,蹲下找了许久,拿出了一瓶乌龙茶。

“你说的是这个?”安迷修拧开盖子闻了闻,“没别的味道,也没开封过,真不知道你怎么下的药……还好我没喝。”

雷狮看着安迷修满脸不怀好意地朝自己走来,感到不妙,挪动着身子往床那边躲去。

“等下,安迷修,你要干什么!我和你说你离我远一点我现在这样一个不小心就会把你给上了的!”

“别跑嘛。”一把抓住雷狮的胳膊,因为药效的关系雷狮都没怎么挣扎就被拽到了安迷修旁边。

看着安迷修脸上越发温柔的笑容,雷狮感觉脊椎骨都是凉的。

“乖,喝茶可以醒酒的。我也不想你药效上来了就把我上了的。”用手指掐着雷狮的下巴强迫他抬起脸来,安迷修笑着,把茶给雷狮灌了下去。

“你混蛋!唔……恩……咳咳咳!”苦涩的茶味一下子充满了口腔,雷狮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地被呛了个准,一把推开安迷修,倒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心里五味杂陈恨不得自己今天就没去酒吧撸串。

完了完了……为了看那混蛋骑士的狼狈样我那天加了多少药来着……记得是两粒吧……不对不对,肯定没有全加进去的……但是……身子……好热……

“啊说起来,恶党你这水里加的是什么药啊?”安迷修晃了晃手上还剩下半瓶的乌龙茶,好奇地问床上的雷狮。

完整版

拉灯版

——
肝力耗尽了XD

评论(27)
热度(655)
© 三七二十一👻我说人话了 | Powered by LOFTER